墨痕

画渣,文渣,已经是一条咸鱼了……

本画渣撸了个伞哥,表白一下小黑和小白~

童话故事会之王子的新娘(无心X萧瑟)(下)

Ps:我来更啦……感谢大家的观看~本渣决定先完结这一篇文~


        萧崇对萧瑟的关心可谓是无微不至,吃喝穿戴无一不少,唯有一个条件,那就是不准他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 萧瑟托着下巴看着自己脚踝上的锁链发着呆,脚尖轻轻晃动,锁链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,他轻叹了一口气,今天可是丞相来接无心的日子,看来自己真是赶不上计划了,该怎么办?那和尚知道母亲和二哥谋反的事么?

       思索间,一只手揽住了萧瑟的肩膀,“想什么呢?这么出神?该不会是想怎么逃跑吧?”

        萧瑟扭头,正对上萧崇审视的目光,对方眼眸含笑看似温柔,但却带着几分探究,萧瑟避开他的视线,声音也十分平淡:“兄长多虑了,这里虽然严密,但您好吃好喝招待,我哪里敢逃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在责怪为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兄长多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么?对了,今天我看到丞相把皇子接走了呢,萧瑟不会是在担心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见对方不语,萧崇却好似有了耐心,竟是拉过多余的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的萧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此刻无心这边已经出发了,他并不知道萧瑟这里的处境,他唯一的念头就是赶快解决这边的事情,然后名正言顺的将人接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假意与丞相合作,暗地里却是同父亲里应外合,毕竟他可不想将自家的江山拱手让人,这场戏他必须要演的逼真,所以他对外什么也没说,他就继续扮做与丞相合作的傀儡,借着他的兵,来到了皇城前,虽然内心明白是假的,但是当他抬头看着城楼上的父亲,心里也升腾起一丝感慨,父亲若是不知情,如今却看到自己的儿子兵临城下,这该是多大的讽刺啊?

          此刻丞相却是一脸的不屑,他下颚微微上扬,恍若胜利者一般嘲讽着,“陛下,别来无恙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城墙之上那一身黄袍的男人眼中没有半分恐慌,依旧带着君临天下的高傲姿态,“丞相大人,你可真另朕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过奖过奖,不过现在您应该更意想不到才是,我可很想看看父子自相残杀是个什么场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,那可能会让你失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话音未落,城楼上的剑雨齐齐朝着下方的敌军而来,瞬间宛如剑雨一般,而无心一边假意抵挡,一边朝着丞相而来,本想借此劫持他以做人质,彻底消灭丞相的势力,没想到,就在这时,来了一个不速之客,此人的长剑正好挡住了无心,这让他有些始料未及,来人正是萧瑟的二哥萧羽。

         无心眉头微蹙,他虽然有过疑虑,却没想到萧羽会如此轻松投敌,只见丞相笑的格外奸诈,“殿下,没想到吧~”

         无心暗道:真是个老狐狸!他抬手挥开萧羽的剑,声音微冷,质问道:“萧崇跟你可是一伙儿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大哥?呵,那家伙跟你可谓如出一辙……不过也好,既然他心里只有所谓的弟弟,那我不认他也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萧羽的语气很是愤怒,好像要把萧瑟生吞活剥一般,但这倒是让无心微微放心,如此说来,他还是安全的,那便好,既然安好,此后还可寻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萧羽的武功虽然不及萧崇,却也不同凡响,招式凌厉狠绝,不给对方片刻喘息,也正因为方才无心一个分神的空挡,正让萧羽占了先机,长剑划伤了他的手臂,雪白的袍子染上了淡淡的血痕,血腥味让这战火纷飞的战场肃杀之意更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萧羽显然更加兴奋,不知为什么,只要跟萧瑟扯上关系的人他都想一一除去,包括萧瑟,那个人他内心厌的很,也同样让人嫉妒的很。凭什么大哥待他如亲手足,凭什么皇子肯为他放弃富贵?这样的不公让他内心嫉妒的发狂,眼下也正是个机会,和丞相做了交易,也为自己博得一份前程,什么亲情手足,他萧羽一概不要!

           萧羽十分难缠,更让无心有些忌惮的是这人的打法,明显都是杀招,虽然也有破绽,但对方却是抱着必死的心态,这让无心暗道不妙,这可如何是好?一时间二人陷入了僵持不下的局面。而此刻丞相也借此机会慢慢撤退,这时城门打开,士兵们齐齐都加入了战斗,这场战役变得十分混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萧瑟这边也在同萧崇僵持,面对大哥目光的探究,萧瑟明显有些坐不住,“兄长何意?你想把我关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呵,你可总算是问出实话了,为兄不会关你一辈子,过了这段时间,我就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回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萧瑟沉默了,此刻他仿佛觉得自己从未认识过自己这位兄长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萧崇却似有用不完的耐心,就这么盯着,良久,萧瑟道:“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?无心跟你有何仇怨?”

         萧崇淡淡一笑:“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和尚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是我的事,与大哥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啪的一声,萧崇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,萧瑟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红红的巴掌印,“萧瑟!那和尚并非能托付终身之人,难道你想一辈子都让人指指点点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萧瑟摸了摸被打的脸,唇角却微微勾起,“我一不偷,二不抢,光明正大为何就会被指指点点?何况,别人的想法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,若以后出了什么事,你可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多谢大哥提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话毕良久,彼此都陷入了沉默,一时间周围都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无心这场仗打的有些吃力,虽然最后以一招优势胜了,却也弄得自己满身是伤,谁能想到这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更让无心想不到的是对方竟然因为嫉妒二字便能如此的为叛贼效命。

         将人压回了城内,关入大牢,无心便也顾不得身上的伤痛,径直去往之前安置萧瑟的地方,果然是空无一人,无心淡淡一笑,让那家伙老老实实的躺在这儿,还真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 萧瑟,等我,我一定要找到你……

        地牢的水沿着砖岩的缝隙滴答滴答的流了下来,萧崇注视着萧瑟良久,也没在说什么,独留下对方离开了此处。

        萧瑟淡淡的叹了口气,自己真是自作自受,如今别无他法,只好在做打算了,无心,若此次能够团聚,我便同你一起行走四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此次一战虽然损失惨重,但无心略显优势,丞相

大败而归,一时也掀不起什么风浪,趁着这个机会,无心奔走于大街小巷,几乎把各处城镇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萧瑟的所在,可恶,这个萧崇到底把人藏到哪里去了!一连几日的奔波让无心格外劳累,加上伤势的严重终于拖垮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 无心醒来的时候已然置身在皇宫的宫殿内,身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,自己的父亲竟然坐在床边,他的目光有着些许疲惫,一时间竟然年迈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无心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为了个男人,你竟然连命都不要了!朕怎么生了个你这样的儿子!”身为陛下的他语气虽然严厉,但却带着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很无用,连心上人都保护不了,儿臣可以不要天下,不要皇位,但唯独不能缺少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无心,他是男人!”

       “儿臣不在乎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你是朕的儿子,怎能如此行事?”

        无心缓缓起身,微微行了一礼:“陛下,出了这座城没人会知道我是您的儿子,萧瑟这个人,我要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你好……朕祝福你们……”说罢,甩袖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无心却是淡淡一笑,拿起外袍穿好,看了一眼父亲离去的身影离开了皇宫……

        终于自由了,萧瑟,我一定会找到你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

    Ps:下一章是完结篇了~感谢不弃(没看过此文的看官,若感兴趣的话可先收藏,等完结再看哦~毕竟本渣渣更新很慢的……😂)


无萧||首本同人合志《少年笺》【国庆一宣】

舍悟离迷:

来了来了~


快乐地吃粮:



搞事搞事~~

 

 

少年歌行无萧主页:



锵!合志《少年笺》一宣来啦!

  

  

所有参本劳斯全部无稿费参本,不谋盈利为爱发电

  

  

预售将近,正逐一核对细节!

  

  

想拥有合志的小伙伴欢迎扫码入群,掌握最新动态!亦可搜索门牌号:475055701

  


详细如下(*╹▽╹*)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STAFF

  

  

主催: @一只宅小南   @快乐地吃粮  

  

  

宣发:   @此时一个路过的小灯泡偷偷看了眼tag     @明日天光    @执迷 

  

  

题字:@涩沢 

  

  

文阵: @半江红   @甜不    @璃歌   @楠木理   @舍悟离迷   @画影

  


  @掩口葫芦   @-折木-     @大河鲸  @ 同仁堂甩手掌柜穆白 @绿蚁

  


图阵: @吃我混乱邪恶安利套餐    @隔壁画画de老张    @loading   @拔叔花领带   @觅川  @楠木理   @伪虎鲸   @墨痕   @彩虹少女猫猫菌   @秋月春风 @冬晚Kirara(微博) @毛利波特桑 @琑君

  


Guest: @有西西    

  


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快来加入我们吧~♥



摸个自家狗子的拟人,画渣轻喷……

抽空撸了个王爷和幽伶小哥哥,日常表白~

表白无心和萧瑟……撸个现代装,同时预祝大家十一国庆快乐呦~

画渣来一张中秋摸鱼,中秋快乐呀~